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Hi,Token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51|回复: 1

覃文延专访系列:从原子世界映射到数字世界

[复制链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发表于 2018-7-30 11: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链接:https://www.damenginfo.com/207435.html

关于核聚链
大萌资讯:今天很高兴能邀请到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刚才您在会上分享的很多内容让人耳目一新,您与您的团队提出了很多新的概念,改变了大家对目前区块链某些方面的认知。您能不能再简单介绍一下核聚链是什么,它能够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覃文延:首先,区块链是一个共享账本系统,它解决了信用问题。区块链要与产业结合,它会面临一个很核心的问题:
资产怎么上链?资产怎么下链?这是资产链上链的“第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目前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在做过大量区块链应用的基础上,总结了一些实战经验。我们决心打造一条产业公链,立足于解决资产数字化的问题。
区块链的诞生引发了一场全球运动,这个运动就是不断地把实体经济资产给数字资产化。在这个过程中实体经济依然存在,但是数字资产是未来。而数字资产的形成需要有技术、构架和解决方案,也就是需要解决资产上链的第一公里和资产运用当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核聚链
覃文延:我曾经讲过做区块链应用要从6个维度去看,现在我多加了一个维度叫“深度”,就是要往深度看。
核聚链就是要真正解决链外资产上链的“第一公里”难题,创造原子世界映射到数字世界的迁徙自由。我们之所以叫核聚链,“核”的意思就是指资产最微观的东西。我们对此提出了PoC(Proof of Contribution)。
PoC是由我最早提出来的,根据你的贡献来获得价值的一个协议。为了把价值协议落到实处,我们在TCP/IP的基础上叠加了一层区块链的逻辑,我们叫BNP(Blockchain Network Protocol)。BNP就是核聚链的“核”。
价值的定义
覃文延:我们在最底层的地方去定义,首先是做价值的定义,也就是如何解决资产上链的第一公里。我们为此提出了VDL(Value Definition Language),即价值是什么,如何传递和查询。
目前大家都在讨论跨链,实际上跨链的过程就是我们在不同链之间转移资产的过程。针对转移资产我们有VDL和VQL(Value Query Language),还有VTL(Value Transfer Language)。
这样我们就基本解决了数字资产领域、跨链领域和区块链公有链领域很多底层的核心问题。
分布式资产和价值引擎模型
千年等一回
覃文延:我们做核聚链的一个初心,就是我们希望把它做成未来能够改变世界的东西。我们不能只讲情怀,但更不能没有情怀。做区块链让我有一种“千年等一回”的感觉。
我在IBM做数据通讯协议很多年,对怎么做Data Replication、Data Consensus协议都非常熟悉。以前我们说数字一致性协议,我们今天叫做价值一致性协议。
当我们的数据拥有价值的时候,就有很多数据库应用技术可以拿到区块链上来用。
另外,我也曾就职于国外最顶级的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我知道这些数据意味着什么,尤其在金融机构里面意味着什么。“金融+科技”模式是个很完美的 Fintech 结合的过程。我们可能会做金融,但是会用科技的手段来做金融,不再是原来传统模式的金融。
我们并不知道区块链的世界未来会如何发展,但是我们一定要按着这个方向正确地去探索它,遇到问题我们就解决问题。
核聚链有3位发起人。除了我之外,一位是全球华人里面很出名的区块链安全专家——黄连金先生,业内应该都认识他。另外一位是从MIT归来的访问学者Micheal Zhao博士。Micheal早年就回国了,在物联网等领域对应用做了很深的探索。
正因为是我们三个人的组合,我坚信核聚链未来会在区块链领域成为一个很重量级的产品。

多伦多区块链社群
大萌资讯:文延老师在多伦多区块链群中非常地出名,常和V神、周沙(井底望天)等大咖互动交流。您能不能和大家分享一些你们之间的趣事呢?
覃文延:这个多伦多区块链群是一个移民海外很多年的移民者群。我在多伦多生活了18年,和很多移民者一样,都是从零开始。后来才慢慢聚集成了一个个社群。
我们抱着帮助他人而不是获利的心态,相互聚集到了一起。海外移民者需要相互扶持才能更好地生活下去,所以我早年在多伦多建了好多技术社群。
我在IBM做技术还算可以,在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是免费帮别人培训的。后来我去了金融圈,很多人也通过我的帮助和介绍,进入了银行系统,其中有很多已经做到了Manager。
我在LinkedIn上有2000多好友,有1000人是IBM的同事,另外1000多人是五大银行的,所以我身边圈子基本是纯技术圈和纯金融圈。在圈内,大家对我还比较认可,对此我也很感激。当我早期发现区块链应用的时候,我就主动把社区建立了起来。
多伦多是Fintech之城
覃文延:众所周知,多伦多是“金融+科技”完美结合的都市。对比来看,硅谷人缺乏金融意识,纽约人则认为金融万能,对科技不一定感冒。但多伦多人就不一样,虽然我们很多人是码农,但是大多数码农是在银行等金融机构里工作的,所以我们天然就有金融科技的属性。
我们社群中大部分也是这样的人。早期我们在做大数据的时候,我们都是从底层,从定义开始做起。在国外,技术交流是蛮深入的,直接copy是很不友好的做法,除非你有innovation的过程。
多伦多
V神-Vitalik
覃文延:早期在我身边的圈子里面,为什么会有Vitalik?我想原因有这些:
1、他身边很多人,比如助理、合作伙伴,都是我社群里的朋友,所以相互能认识;
2、他对中国有独特的情怀,以太坊之所以能成功,早期中国社区的推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3、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现在以太坊在应用过程中,它是一条单链,出现了很大的性能问题,所以V神在寻求解决方案。
而这个解决方案,正是我们传统关系型数据库技术。这是底层的核心,是我们曾经走过的路。比如Data Sharding(数据分片),这不是来自区块链,而是来自数据库。比如Mysql,就是Master/Slave,由读写分离来解决这样的问题。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早期在IBM做过Database2、做过数据库引擎。Data Sharding不是解决性能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我们在系统构架中有Share Nothing,而Data Sharding就是属于Share Nothing的一种构架。
关于高并发性能,我们IBM内部有一个很重大的技术“Share Everything”,就是大家在做磁盘共享的情况下去做共识、去做数据库事故处理,称为Global Transaction Management。这个要比Data Sharding要好,这也是我一直在群里坚持宣传我的观点的原因。
而Vitalik要捍卫他的Data Sharding技术,所以他要过来和我们讨论这些问题。
Vitalik
周沙与MOAC(Mother of All Chains)
覃文延:另外我和周沙在讨论墨客MOAC的时候,我就说他是在“Right Time,Right Moment,Do The Right Thing!”他每个点都踩得很准。
墨客解决的也是扩展性这个问题。墨客的底层技术,早期我都有在我的群里分享。周沙他们团队也很有趣,很多我圈子里的朋友,都被他吸引过去了,那时我还没开始做核聚链Nuclear Chain呢。
周沙(井底望天)
不过这样也很好,大家是一个良性的贡献,是共建良性生态的一个过程。
所以在我们群里,看问题看得很清楚,比如除了这个Date Sharding,还有解决子链、母链等问题,还有Data Mapping、Data Sharding怎么做等等这些问题,我们都有深入的讨论。
还有EOS刚出来的时候,“EOS是否靠谱”,我们也有讨论。EOS Database换成了log db,他现在原生的db叫chain db。chain db是有问题的,它不能保证数据的一致性,也就是说,你的资产有可能会丢失。
技术社区
覃文延:与大部分人相比,我太偏技术了。在我的群里,虽然有很多银行或者政府从业人员,但是他们大多不懂技术。然而,不讲技术讲别的东西,他们会以为你在洗脑。所以大部分时间我们只谈论技术,这样子比较好。
因此,我很感谢有这样的场合,大家用技术来打造、来讨论,就像我身边的社区给我的感觉一样。而且,未来的社区是由技术推动的,只有你把技术想法贡献出来,才能共同讨论、共同成长,别人才会尊重你。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24

主题

1091

帖子

405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7
 楼主| 发表于 2018-7-30 11: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覃文延专访系列(下):不可逆的资产数字化原文链接:https://www.damenginfo.com/207681.html

以下是下半部分内容:
应用场景
大萌资讯:刚才您在会上分享了区块链在很多行业可能的应用场景,您觉得哪个场景会最先落地,或者说最容易出现爆款的应用呢?
覃文延: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区块链应用场景最有可能出现爆发的是在重资产类——也就是有金融属性,但在传统模式下会遇到金融强监管阻力的场景。
因为对于金融而言,在大部分的国家里面,金融业都是在特许经营范围内的。目前区块链相关的政策或者法律法规是严重滞后的,虽然法律或者政策制定者们对区块链的了解在不断增加,但仍然会有一定的滞后。
数字资产领域
覃文延:未来是数字资产世界,但未来我们的数字资产存放在哪,这是一个问题。
我回到多伦多的时候,有一个银行家说,“我在你的社群里面观察了一年多,我认为有件事情一定可以做,那就是做未来资产存放和资产流向的方向”。人类的资产数字化,这样的进程是不可逆的。
数字资产存放在哪里,不仅是个人的问题,更将是拷问传统金融体系的问题,是银行的问题。银行应该考虑一下在数字资产时代,怎样去生存。
现在我们的数字资产是放在钱包、交易所里面,可是这并不安全。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解决数字资产信任问题的方案。这就是刚才我讲的最有可能突破的地方,就是金融类。
区块链天然带着金融的属性,不管哪一行哪一类,最终都是为了挣钱,所以一定会有个金融相关的价值网络在里面,没有价值网络的行业是做不起来的。可能有些人会拿着大钱去砸一个没有价值网络的区块链应用,虽然有可能走红,但这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做个可持续的。

非数字资产领域
覃文延:另外一个领域是非数字资产领域。
非数字资产领域有很多应用。例如社交领域,国外的Facebook、国内的微信都已经让人类的社交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当你创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微信或者是Facebook的时候,那会出现更大的改变。
另外,像国际贸易领域的电商也有不错的应用场景。不过电商跟金融机构有一个绑定的过程,如果金融机构没有踏出这一步,电商的问题也不好解决。
Dapp
覃文延:未来的世界是Dapp(Dapplication)的。这东西有什么用呢?
就是刚需,衣食住行都是最强大的。很典型的例子就是滴滴打车、专车、共享汽车、共享单车等等刚需。
陈伟星什么都没有,拿个概念出来说要做打车链,一下子很多眼球、很多需求就都过来了,因为这是刚需。当圈到钱之后真的是去做这个事情,那可能打车链就起来了。现在很多人都在做打车链,就是看谁先起来的问题。像这样的应用场景很多,只是看谁先落地。
产业结合
大萌资讯 :今天的产业公链共同体正式成立,请问区块链与产业结合他的技术上还存在哪些难点?
覃文延:区块链,特别是公有链要与产业结合,目前还缺少一个产业公有链的共识。
大家现在都在做区块链应用,区块链应用是应该由社区去推动的,但我们现在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各行各业的认知还存在差距。
今天我为什么说元道先生和南京市政府、金融办、江北区政府开了个很好的头,就是因为在大家都不敢谈区块链公有链的时候,第一次有人在正式场合站出来讲公有链的应用。这便是在认知上达成了共识,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做好应用。
其实,在大量应用推进的过程中,我认为技术大概只是占20%。区块链公有链做产业应用的时候,技术是很有难度的,但是目前为止,我们所掌握的区块链技术已经是足够去推动一个产业了。
难的不是技术是认知
覃文延:各种各样的产业,例如能源、共享经济等都是能与区块链结合的。
在国内,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应该是最被大家认可的,但里面有个最大的问题是法律问题。大家在做产业公链的时候,可能会遇到诸多这种门槛。
未来区块链领域是什么样的还很那说,但是我们一定要参与进去,现在技术及应用演变的过程非常快,如果不参与进去,未来的事情可能也跟你没有关系。正因为如此,才需要不断地摸索、不断地遇到问题解决问题,这样才能不断发展。
另外一点就是技术问题,这里我要强调一下,区块链技术是相当于数据库的“国家基础数据关键核心技术”。特别是在未来资产上链流转之后,国家与国家之间可能会在区块链上打一场经济战争。
如果我们今天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区块链技术,这相当于在核武林立的大国之间没有核武。
因此,区块链的核心技术一定要掌握,需要大家合力去推动。目前为止,我看到很多的应用,例如以太坊、比特币、EOS都是外国人做的,中国人做的很少。区块链作为一个基础产业技术,不管是政府也好、社会也好、社区也好,都应该对其大力地扶持和推动,去鼓励、去创新。

中心化 vs. 完全去中心化
覃文延:每个行业都会有行业的法规,现在的政府部门例如工信部,他们会在原来的行业法规上面去做很多的相关尝试。另外还有人民银行也在尝试,但是它涉及到的归口会很大。
如果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应用不断深入,未来我们的机构,例如政府机构、职能机构、监管机构的组织形式都可能会发生改变,社会的分工也都会改变,再也不是按照原来的模式去做。
但是我们也不能追求一个完全理想化的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现在还为之过早。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有很多种选择,完全去中心与中心化之间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我们希望用一种创新的、良性的心态去看待这个问题。
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
大萌资讯:刚才您提到了溯源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区块链用在溯源方面真的是很好,但是其中有个问题,就是溯源没有办法保证数据源头的真实性。刚才您做了一个比喻,就是鸡在运动的时候才会把真实的数据上传,请问这是怎么实现的呢?
大数据与有效数据
覃文延:技术上的实现,就是我提出的POC概念,Proof of Contribution。这其中有一个要素:有效数据。
有效数据是由大数据引擎得出来的结果,这使我们在很多溯源场合中,特别是通过结合物联网技术后,能完成监控。通过监控,我们可以完成对犯罪行为的甄别,当然这也要用到一些人脸识别等技术。
刚才举的鸡的例子,需要我们去看鸡的运动Pattern,不是在笼子里让机器动,而是真的在那里走。比如说它的gps等数据都是我们计算有效数据的Factor,当我们把这个逻辑做进去之后,就很难作弊了。
目前人类的技术已经能够做到识别这个鸡是不是真的在走,只要能够把真实的走路数据放到POC之中作为有效数据,就能产生价值。这也就是解决了数据上链、溯源时候的第一公里问题。数据在上链之前就必须是真的,否则你就上不了链。
那怎么去定义有效数据的模型,这是另外一个科学领域的问题,但我们目前已经有很多技术手段能够做到这一点。
POC社区贡献证明机制
区块链与人工智能
覃文延:我们核心的定位是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的结合。
那为什么三者可以结合呢?我举个例子:施瓦辛格主演的电源《终结者》里,反派机器人在脸受伤之后,可以自我修复。这种模式我们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们在构建一个这种场景的时候,区块链可以来实现这样的功能。
把人脸的肌肉分成一千个元素,每个元素都是我账本里的一个节点。一千个节就是一千个账本,把肌肉看成账本,施瓦辛格把反派机器人的脸打出一个洞,那么这个账本就损坏了。
虽然账本损坏,但因网络空间中账本总是在广播,脸上的某个细胞或者某个分子损坏,跟账本上其它的东西是不一致的。只要保证网络通讯不中断,脸受伤了就可以修复,重构原本的样子。
我们知道,区块链里面有个拜占庭将军容错算法:当某个东西坏了,大家形成共识的时候就会把坏的用好的来取代
通过这样的共享账本技术,机器人脸部的肌肉,通过区块链的模式可以把它恢复回来,那这样不就是一种人工智能吗?我讲的就是很浅显易懂的未来区块链的一个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是可以在人工智能领域被应用的。
《终结者》中的液态金属机器人T-1000
观众提问
观众:请问您持有墨客吗?
覃文延:我有墨客,当时周沙在群里面发墨客红包,它是一个小程序的红包。但是我不炒币,就像原先在银行做系统,我从来不炒股。
观众:请问核聚链的主网上线了吗?
覃文延:我们核聚链的主网还没上线,所以我们现在做应用的过程中,借助了现有的技术。未来核聚链的主网上线以后,我们会全部转移到核聚链上面去。
我们现在做的应用已经足够支撑起我们的团队,我们的团队基本上来自清华北大、还有北航、人大、东京大学、多伦多大学、滑铁卢大学,我们研发团队基本上是在多伦多、北京、上海、深圳。
观众:请问从什么渠道可以了解到核聚链的动态或相关资讯?
覃文延:以后我们的社区会通过Github建设,我们也有自己的网站nuchain.org。此外我们还有核聚链的微信公众号,这些都可以看得到我们的动态。以后我们还会建设核聚链的社区,在Github等平台上有我们的技术员去参与。
大家一定要相信,区块链的未来一定是由社区来推动的。因为这是最好的办法,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进来,这是非常震撼的事。
(全系列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Hi,Tokens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1 09:35 , Processed in 0.061111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