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Hi,Tokens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7|回复: 0

时艳强对话覃文延:比特币是最大的空气币

[复制链接]

473

主题

831

帖子

269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90
发表于 2018-6-6 17: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a2sEO0Muodti4PGD#rd

【时点对话】第77期:时艳强对话覃文延
对话时间:6月4日20:00
微信社群:布洛克-北京-598
对话嘉宾:
覃文延
加拿大北美区块链基金会主席
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核聚链联合创始人
时艳强
布洛克财经创始人
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



开场
时艳强:各位布洛克人,大家晚上好! 欢迎大家来到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布洛克财经】,与3000+社群1000000+布洛克人一起参与【时点对话】节目,探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本期是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77期,主题: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物联网;嘉宾:覃文延。
覃文延,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核聚链联合创始人,一线数据解决方案,大数据技术专家和区块链核心技术专家和持续创业者。也是2017中国国家级大数据博览会区块链技术外国专家特聘嘉宾;贵阳国家高新区和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大赛专家评委。毕业于加拿大Western University计算机专业师从国际DNAComputing研讨学界的主席学习DNA计算机并获得Bioinformatics荣誉学位,并拥有工学学士学位,现任加拿大北美区块链基金会主席。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角儿:覃老师。

【时点对话·第一问】
时艳强:覃博士是加拿大北美区块链基金会主席,并且和蒋勇、嘉文合著了《白话区块链》一书,为很多小白建立起进入区块链世界的桥梁。您的人生经历大概分为哪些阶段?对你影响最大的人和事是什么?您有哪些感悟?
覃文延:各位【布洛克财经】的朋友,大家好!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一问。大家好,感谢布洛克财经给我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一起分享,我是覃文延,我从加拿大回到中国写了一本《白话区块链》,自己早期也做了一个分叉币,现在我在做底层区块链的技术,在北美创办数字资产交易所,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人生分四大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我小时候,被送去奥林匹克计算机训练营,有幸成为中国第一代,从娃娃抓起学计算机的人。那是很早期,说你是做计算机的时候还没人懂,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几乎可能都不到百万分之一,只有科学院的人在学计算机。你告诉机器你的想法,机器根据它实际的算力,给你答案,这对我来说是最震撼的。我们早期一批计算机竞赛的小孩们都是精英,可是到今天回过来几十年过去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做计算机。大部分的人都从事各种各样别的行业,包括当年一等奖、二等奖、我总是三等奖。因为我不是最优秀的,我总会去玩,大家都花时间去解数学题、牛顿迭代、迷宫算法之类的,我只想着用计算机去作曲,放音乐,画画,做早期多媒体之类的,我觉得那个时候对我来说是人生第一大转折。第二个转折就是选择去加拿大,因为二十多岁在中国就进了中直机关,还蛮不错的,可是因为从小学计算机,一直离不开计算机,好几次想不做,最后因为时代的潮流一次一次把我拽回来,早期的互联网都是从来没人做过,你上手就会,比别人做的都强,所以这种感觉就是你做什么都比别人强,你做的事情好多人都不懂。
人生第三个重大决策,我觉得是从IBM到金融机构,因为我到了加拿大以后,我先去打工,大学读的是生物计算机,因为我虽然是一直学计算机,可是我本科不是计算机专业。跟大家透露个秘密,我本科是纺织大学学纺织品服装设计专业,没有计算机文凭,所以我去加拿大读了一个DNA Computing ,到了之后,因为环境的原因,我就有幸进了IBM。人生第三大转折是从IBM去了银行,因为IBM 7年每天都是码农,每天都是十三个小时,你自觉去做,IBM的同事老板和HR总能给你一种感觉,就是:whatever you are doing,you are changing the world,因为你做的东西都是市面上五年之后人们市场上才见到的。永远都给你一种感觉,你在做别人看不懂的事,你走到大街上没人跟你有共同语言,可是你回到你的实验室,回到你的那工位的时候,你在做的事情就是,五年之后市场上才有的。一年之后,市场上是什么产品,两年后、三年后市场是什么产品,四年和五年之后市场是什么产品,而你正在做五年之后的产品,这是IBM真有这样的一种魔力,但是我觉得,这个世界,当时我是一种很懵懂的状态。
IBM当时有很多内部idea,因为当时年轻,那就说你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的确很牛,可是你在改变世界的过程中,跟现实的社会的这个利益是冲突的,所以你孜孜不倦的和一群IBM大牛想去做改变世界的事儿,可是因为得不到领导的支持,都夭折了。大家都愤然离开,很多人都选择去硅谷,去纽约,有些人回国,我选择去蒙特利尔银行,加拿大五大银行之一。我在银行对金融一点经验都没有,我本人也不炒股,连到银行开个户都不会,也不会报税,都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做。去多伦多是我人生最大的选择,我是一个从完全零金融知识的人,凭借自己很强的IT的经验,瞬间在银行立足。你到银行会发现,不管业务部门、金融部门、投行部门还是技术部门,全是IBM同事,是因为他要的全是精英,你必须在IBM工作多少年以上才有资格进到我们银行,跟我们站在一个台上做事情。到了那里,你不管做什么都是钱,你在系统间倒数据那个数据都是钱;你在算一个数字,那个数据决定明天股市的涨跌;你在存储东西或者你在算一个算法儿,这个算法就决定你今天获利的几率。所以在你的身边,你看见几百人在用高楼大厦,每个人每天都西装革履, What are you doing,You are making the money,但是他有一个很完善的制度。所以说我觉得这是我人生第三大选择,从传统的IT理工男,进入到银行,从金融知识是零开始发现,你做的所有的系统都跟金融有关,这个人管的是他的钱,那个人管他的房屋按揭、退休金。
虽然你是零金融知识,可是你每天做的东西,你在和金融学的博士们探讨的时候,都是几十本金融学的书,才让你得到这个位置的感觉,我也受到金融的洗脑。其实人类社会的金字塔是由金字塔一层层构成的,人是不是公平的,在人类社会的金字塔当中,金融站在世界的顶尖。那就是为什么跟大家说今天我们在做区块链的时候,他的金融属性这么重要,What are you doing,You are making the money,所有很多创业也是跟钱进的,才会有前途。
第四大的转折就是2016年我回国以后,我从深圳到北京All in区块链行业。因为从IBM到银行,我又去了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以后想做大数据啊。从IT到银行之后,再做回来大数据,再回到金融的时候。因为我对区块链没有感觉,我纯粹从IT的角度去看区块链,早期我不相信比特币,我总认为比特币大概到九千美金就崩盘了,原来在国外的时候就一直都知道。大概2016年初我回来的时候,我在深圳我见了大空翼。找我的时候,当时我就再决定要不要到北京做区块链的事,小杜过来找我的时候,当时I-C-O在搞一个Terra(音译),一个币都融不到,去做BAT,拿来白皮书我们看,讨论下BAT挣了几十倍。后来在央企基金做供应金融区块链,然后去了就是私募投行做区块链总经理,但他们不发币,那我就准备做个I-C-O,但是组织了I-C-O没成功,到了2017年10月份我自己出来辞职。这个大概就是我人生几个重大的选择,我觉得这么多年走来,never stop innovating,可能人生才刚开始,后面还有很多很长的路要走。

【时点对话·第二问】
时艳强:作为基金会主席,同时也是技术出身,对整个区块链从技术到业态有着深入的了解,老师目前都投资了哪些项目,在区块链行业生态中做了哪些布局?为什么? 区块链接下来又会如何发展?我们又有哪些机会?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二问。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投资方面、合作项目方面,基本上因为我从小到大,所有热门的技术都没有错过,从APPLE II BASIC、自己编程做图形化界面、数据库、windows。汉字系统、排版、office、TCPIP联网、html、 java,所有的我编程都编过三十一种,在技术最新的潮流当中,我从来没有落下过每一场,我都站在最潮头。而且那么多次的大型的技术革命变革,你都看得很准,摸的很清楚。这都有各种各样的成功和失败的,比如说96年我创办一个互联网公司,那时候因为没有服务器放电信局,丁磊做163邮局,在广州市统计局放了一个机器,他就成了email服务商。后来出国以后的云计算、大数据,包括做金融科技,各种各样的我都经历过。我从技术的角度去把握时代的脉搏很准,你知道这是潮流,他大概是时间和周期是什么样,你经历的很准。所以对于我们看东西,相对而言八九不离十。在对区块链的投资而言呢,早期我们做了很多创作跟金融类相关的,但是我不相信。
Bitcoin更是如此,大家都觉得眼前的事情很不靠谱,跟我们做传统银行,这个技术还差得太远。等回到国内以后,第一次接触这种民间的,像草根的这种模式的去投资,第一个我想说还是大空翼。从英国回来找我,他是想找个技术大咖来跟大家聊一聊,因为他是很看重底层技术的人,他自己想做Ripple变种叫Stella,他自己做I-C-O。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东西好像不对,但是你跟底层的技术的商谈很远,在他早期自己投的I-C-O的时候,我都跟着他了一段时间啊。所以对Ripple的了解程度还是够的,因为Ripple我们知道SWIFT。就想着来做一个国际汇款,当时我自己一个idea。我在一六年的时候就设计了一个用区块链的技术来做跨境资产转移或者是国际汇款的这种模式,当时就他们投了了这个的东西,第二个是BAT,这个时候我知道I-C-O时代来了,因为当时我在北京是大型的投行,北京的投行很多都是国外回来的,有很多都在北美、纽约、伦敦都做中资机构银行大总经理,他们回来做LP他们不知道这个投了多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的东西,但都不敢投区块链,觉得区块链落地不了。后来发现。I-C-O是第一个颠覆投行的模式,把原来传统投行都没有生意做,大家都用众筹模式,打一个框过去,就把IPO颠覆掉传统投行的人。传统投行的人感觉到巨大的威胁,个个来问我什么是I-C-O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时代改变了。在EOS出来之前我是没有数字货币的,那是我第一个投的数字货币。早期也有很多人来问我比特币,三千块钱的时候我让人家进了,好像三十多万,现在他们都不抛,属于佛系的那种持有者,那个时候因为我懂,我也知道这些东西,但是我自己从来不湿身啊,我第一个湿身是EOS,因为觉得EOS很有趣儿,因为他是你要去经历I-C-O,你要去了解I-C-O。我不管他是什么水坑火坑,我要跳一跳,大家都知道那时候EOS一直在吹牛吹得很。当时EOS进的时候是2345,还记得是很吉利的数字,我买这个我不是投资而是拿来看一下I-C-O是什么的,所以大概是六月份,EOS是我第一个投的。
区块链为什么我就选择EOS?,我是技术流,我讲的一定是技术路线,我不会跟别人讲涨跌,或者什么趋势,因为知道比特币是第一代,以太坊是智能合约,大家都在做,那下一个是什么,人们在解决这些performance。第一次比特币解决的信任关系之后,EOS用什么东西让各行各业的进来,可是到了瓶颈问题。EOS是第一个提出解决方案的,我不管他牛吹多大,我们就去看他是怎么崩盘的。EOS没像IBM这样的体量的公司很难实现。可是EOS币圈的人,就不断地创造神话,人家说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可是你要做链他就不断的造币,链圈一日就币圈一年也有可能。所以Dan Larimer做steam,转到EOS,我觉得这个有点感觉了啊,那我定投所以往投的是这样子的一些一说,你看得到这个时代的方向的这些方向,IOTA当时我跟小杜跟大空翼说他不是区块链,讲的是GRAPH,对于我们这种学计算机的人什么算法数据结构的东西都是Graph。
早期投资的人,跟着概念性东西很重要,自己技术的东西,其实我觉得反而只占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但是人们一定是要去做技术落地,所以你看大空翼他首先看到的是时代的趋势,第二要去看到的技术能落地,这两者可以结合起来,那你这样的区块链的这项目你会看得很清楚的。那我们来看今天区块链是什么样子,像EOS要挑战以太坊的这种模式,他提出的就是解决性问题,第一个系统问题;第二个transaction问题,因为他觉得有很多分叉。分叉也不是办法,所以他解决很多问题,而且他第一次提出来,无所不包。因为这个以太坊的这个社区里面有一个人类自治组织,人类未来的社会。都不是有一个国家或者什么,大家都在这个区块链,有智能合约的形式,有机器与机器之间通过事先约定好的理念、共识去治理这个社会,人类就应该像机器一样。EOS反过来,他说我们所有的事情都不应该是这样的分散,应该向这个操作系统一样,无所不包。
这个人可以像电脑的操作系统一样,管视频,管音箱,管进程,cpu、网卡,应用数据库。他觉得在未来区块链的世界里也需要这样无所不包,就是管理我们所有的事情。当然他提出来的第一个就是改变共识机制,因为你的权益越多,你就投票越高,那他在那个bigsale的基础上,它上升了一个理论高度在哲学上。他是有战略高度的我再告诉大家一个EOS是目前为止最有哲学战略高度的区块链产品。因为他自己说无所不包又提出了一个全新的一理念DPOS,类似于国外叫议会制,中国类似像人大委员会,我们要这样子来实现共识。他觉得是最接近人类社会的,包括判决一些交易的成功和失败,但是后面都有通过中国社区的推动,来一个超级节点。所以我觉得EOS这种方式,可能是人类社会历史上的一次在技术推动的社区,在社区去推动的一个事业的伟大的尝试。但是我觉得eos前面牛吹太大,把它实现起来有点难度,我个人还是持一种中性的观点,所以我今天不是在唱衰EOS,也不是在给EOS站台。
足够战略高地和未来趋势的平台EOS全占了,我觉得早期可能会值得投资,但他的风险实在太大,有可能瞬间崩盘,因为区块链的世界永远是这样。第二种,一定是有自有知识产权或者自己有能力去做的公有链。2018年是公有链的元年,一定是一上来就是公有链的那种项目,我觉得是未来。像我们的96年一样,大家都说互联网,可是有人拿TCP就在内网搭了一个十几台机器也是互联网,二十年过去以后,真正的互联网企业都是直接上来就是面对所有大众的。现在的区块链一样,早期一些超级的节点,他们决定无限的资源去推动。他当然愿意内部使用完以后再向外推广,今天的区块链也是一样的,一定是在内部使用,因为他所做的都是颠覆或者是让他原来早期的投资瞬间崩盘的事,所以大部分的人是不愿做这些事。他们都跟你鼓吹私有链,联盟链,因为它是维系他已经投资的那个体系。他自己已经搭起一个万能的宝塔,这个时候她不会说出去,所有人都可以访问,他会自毁长城的。但是,我们知道未来一定是面向公众,所以区块链的趋势或者投资什么样的项目一定是公有链,那我们就放眼去看谁在做公链,真正有能力在做公链而且能做好的人,这是我第二个这个项目的方向。第三个项目的方向,区块链这样一种技术, 它是自带金融属性的。因为金融在很多国家它属于特许经营的范围。特许经营的范围就是一般普通老百姓是不能碰的,比如证券交易所,比特币交易所,金融,借贷,保险。所有这些东西都属于特许经营的,在很多国家,大部分国家都不让你碰,可是区块链行业他挡不住,没有抓手,你们都不知道怎么去监管,所以大家一定要相信,因为区块链自带金融属性,跟金融属性很密切的产品是未来。
比如我回多伦多找了几个银行家,他们就跟我讲,现在是区块链的时代,是一个很矛盾对立冲突很严重的时代,又一次庞大的传统的金融体系,一个像潘多拉盒子里面放出来的东西,这样一个区块链,他什么都可以是,什么都可以不是的时代。那这样子和你要想想未来是这样,人类资产数字化了,这样一种进程,是不可逆的。三年到五年之内,你的比特币存不到工行,存不到RBC,存不到花旗银行的时候,那就会出现一个重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那些全hold住传统金融和体系人他们的问题,是银行的问题,银行应该考虑一下在比特币时代,我怎么去生存的问题,所以大家一定要想。
今天我们遇到很多问题,比如比特币存哪?你是放在交易所,还是在钱包,还是放在某一条链上。所以这个时候,一个是交易所,第二次个是钱包,第三个是hold住资产的链,这三个东西自带技能属性的,这样的项目闭着眼睛进去,你再找到一个靠谱的团队,你就一定能在一段时间疯长。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东西就是支付,在金融机构里面,在行业之间通过payment支付的区块链项目,我认为也是非常震撼的项目,就是第三种。
第四种区块链的项目,我认为可能跟金融属性相没那么接近,但是也是因为信任机器的造成会影响到社会的,早期会有一些泛金融类的保险,因为我觉得保险是非常大的金融平台,大家可以关注一下保险。我的朋友当中在做保险链的已经好几个了,我知道至少有五个保险团队在做啊,大家都很低调,保险是自带流量。还有一些像社交类,然后才是To B端的供应链金融。金融类我最看好的一个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第二个是去中心化的钱包,当然你能做一些底层的那种开发,比如像密码学、数据库复制的、通讯机制,如果你能在某个领域突破也是很好。我有另外一个专访是六个维度来看区块链:纵横、上下、前后,大家可以回去看一下。六个维度来看区块链,那你每个维度可以都可以看得出这些领域区块链的独角兽,我希望大家在区块链领域做投资也好,参与也好,能够实现财务自由,就是这波了,因为我们没有生长在蒸汽机时代,可是我们有幸生长在一个人类重大的信任机器时代,大家赶紧去做这个事儿。

【时点对话·第三问】
时艳强:覃老师平时也一定接触过很多区块链项目,作为投资者,您一般会青睐什么样的项目,为什么?有没有碰到一些水分严重的项目,您是从哪些维度做辨别的?大多数项目在技术上可能都是弱项,作为投资人,老师对此有哪些建议?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三问。投资者青睐的项目我简单分析一下中国这个几个投资界的流派,像沈波,上海这边都是分布式的资本,他们经常也投一些金融类属性很强的项目,特别是海外或者是金融和科技类背景非常强的,而且大公司出来的人,看团队很重要。另外像大空翼周硕基倾向于技术流,他们希望看见你这些人真的能够走底层技术去改变。早期都讲怎么用区块链做跨境这类,做很深的研究,这样一种底层技术,有很靠谱的团队去改变的事情,像他们这种青睐一种这样的项目;另外一个是在北京这边比如BlockVC,因为他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北京这边看中的是你能从END TO END走通,把东西形成闭环,而且能够真的去创造价值;我本人是倾向于,你有很强的金融背景,像我的朋友圈子里面,很多人在海外的银行做高管,他们都在金融科技领域做几十年。
出来做区块链项目是闭着眼睛,另外一点我可能相对来说偏好一种数字资产平台,保险,能够做自动化交易和量化。因为我从小是码农,对能够产生革命性技术的底层,我看得很清楚。通过多链结构,还有各种各样技术,包括底层移动端、钱包就都是我个人比较看好的。因为在中国的情况以应用为主,你看太多的底层的东西,你跑来跑去都跑到国外去了,所以我倾向于看一些能落地形成资产闭环的那些项目,故事走得通。前段时间在深圳有一个人,她拿区块链来做餐馆,就是一币一饭,它只要能形成闭环,也是能够成功,所以我觉得区块链的无处不是机会,但是你要看清楚。很糟糕的那种项目也有,平时北京圈子里面混的多,真正做区块链的人,北京、欧美、美国、加拿大相对而言相多一点。在中国基本上在北京、上海、深圳,但也有一些很牛的人,他们都在成都、武汉也不排除,有很多我看到很糟糕的情况,他们连区块链是什么也搞不懂,先搞一个白皮书花钱几万块钱拿来一堆。
很多人他在这里现实社会中他有很多的资源,他说我搞这个,一帮人都圈钱圈进来,那种人甚至我觉得连资金盘、传销币都比不上,天天崩盘都有可能性。而且我们也都知道现在是全民发币的时代,有些人都是拿自己的脸去刷就可以。我并不是贬低娱乐圈,因为娱乐圈也是区块链很好的场景,但是有一些人是过度的娱乐化,我是不太喜欢这样子,有些人就是过度的政治化,有些人天天看着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来做区块链,过两天新闻联播说,这个东西全部是骗子,这个不能做,我觉得都不应该这样做区块链啊。
另外一个,看项目的时候要从六个维度,首先是从纵横这两个维度,你看区块链的时候,你看到的技术就相当于汽车,你从他中间来一刀,你就到哪些是引擎,避震,你看的一清二楚,那区块链的世界里面也是一样的,有些在协议层、应用协议层、接口有的在逻辑层、数据层。有些人在共识协议层。比如说区链,他们最牛的地方在于什么呢,他们就在他们的共识协议层。拿一把刀去切区块链,一看他就抓住共识协议层。比如浙大系趣链这边李伟,他的导师做的是分布式计算,他是中国的分布式计算顶级的牛人,他用他分布式计算的东西总结出一个分布式的Consensus共识算法出来,这样他就单点突破,剩下的东西就顺带而言,总的来看你就可以看得到这样子的一种模式;第二个就是横着看,区块链已经已经被证明了是会改变这个世界的事情,他各行各业都在叠加,所以横着看我们再做区块链+的事情,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现在都真空时代。
在中国为了保证有很多金融属性的特许经营是不能做的。很多人都区块链+,比如我的朋友叫点亮资本的郭峰,他们就跟我说只要区块链能够跟衣食住行有关靠谱的我们都闭着眼睛投。这种情况的真的是像早年中国的互联网一样,所以说我们区块链+项目好多,你看杭州陈伟星的快的,就是区块链做快的,颠覆你们这个共享汽车行业,都是雄心勃勃,而且都是一群的90后再往前冲,大家无所不用其极的往前做你就看着92、93的人,他们拥有十几个亿的资产的比特币的时候,你就觉得自己好像白活了那种感觉;第三个维度,自上而下,因为区块链对社会改变很大,他是人类社会的金字塔,他从政治金融产业往下走,像我们中国有国家省、县、市,每个地方的政策都不同,请你根据你能把握的清楚这个脉搏,你自上而下去做区块链是可以的。比如,有一些很很好的那种产业工信部、人民银行、金融机构,他们都在各个产业布局,那就是他们是自上而下去做区块链;第四个维度,就是自下而上,我是草根,我可以吗?比如我家是做鞋的,我家有十几家鞋厂,那我能不能拿鞋来做区块链,从底层做起。比如餐馆,都是刚需,别看他小,他都可以把一个东西给带动起来。现在我们讲了很多人就是拿来做很小的事情,他是自下而上,有你做到那一步的时候,我也不会碰到哪个政策红线,我不用看人民日报,我拿区块链来救我的餐馆一定是天经地义的事。向下你去做区块链,那你看得很准,这个做是很好的;第五个维度是往前往后,我们先说往后看。我们知道区块链从技术角度而言,他首先是存储,是一个共享账本技术,那共享账本的东西可以拿来记账。
我们从数据存储的角度,以前我们人类的计算机系统,我们的数据首先是存在关系型数据库里面。不管你是怎么样的虚拟的东西,最后一个要变成物流的东西那就是存储早期有关系型数据库,后来有非关系型数据库,那今天出来一种全新的存储的形式,因为有人不会是裸存在文件系统里面,一定是有逻辑的。今天第三种形式,就是区块链。你们是存在他的共享账本里面。我们了解得到的像北京,中国这边有个邮储银行。邮储银行跟IBM做了一个系统,它是做银行的核心业务系统叫托收业务。业务做完了发现不需要数据库了,所有的账本张三李四的钱,投资,获利,这样的一种流程,他全部都存在区块链,全部存在那个Ledger里。他自己没有数据库,也不用oracle,原来传统的都不用,他就是一条公共账本在那里,所以让他这样的模式,那我们往后看去,改造我们的系统。像银行一样,他原来银行核心业务系统,现在用区块链来传。这是纯IT,我也不涉及到任何别的什么事情,你往后做你看我们人类社会,我们多少系统需要这么改造,摩拜可以改造, 阿里可以改造,QQ可以改造,微信都可以改造,都可以用区块链来存。这些东西都是无穷无尽的这种机会往后看。你通过区块链往后看这个维度,你可以看到无限的这种机会。第六个维度也就是我认为最具创新的维度,就是往前看。因为这个技术它是全新的。我们人类社会可能都很多没有经历过的东西都在这样一个潘多拉的盒子里面给放出来,人们去体验它,人们去感受它。现在我们这个区块链相当于我们开着一个实时两百时速两百公里的车,跑到宋代的大街上去的一样,他没有交通规则,没有红绿灯,大街上的人都是走路的,有人骑马,可是怎么样也比不上你那个两百公里时速的车,你可能会撞死人,你可能自己会翻车,但是你要知道这是两百公里的时速的车。
这是什么的一个世界,当人们说这个区块链东西是资产的时候是货币的时候,他可能不是,有可能是;什么新机器的时候,有可能不是;有人说我拿改造那个东西的时候,他不是;有人说他可能是融资工具,庞氏骗局;有些人说是传销的时候,他也有可能不是;他今天是,他明天一变身就变成不是了,今天你是I-C-O不可做,我做IFO,我分叉;今天你分叉不能做我IMO,今天就这个不能做,我用音乐来融资,不行吗?人们都在变,你需要用一种创新的思路去看、去创造、去发现你身边中最优秀的,最震撼的事情。那是怎么样子的,比如说像我们前段时间的。大家总拿那个以太猫,真的没人敢说以太猫是货币。可是他就是一个这个资产,他是为了显示那个数字上,我怎么样也不敢相信自己愿意花七十万人民币去买一只猫还是一只以太猫。这个东西你怎么说,所以我就希望用第六个维度去看区块链。用这六个维度去看区块链,我觉得很震撼的,大家会看得很清楚啊。
现在目前为止中国跟欧美而言,这个软件技术的能力很差,这说那我们就做底层技术,特别是中国没有底层的这个软件技术,你没有操作系统,中国的红旗、linux都是几乎用不上的,一你没有操作系统;二你没有数据库;第三个你的密码是什么,那加密的这几个底层的技术都掌握在外面的人手中。这个时候就有很多人去投资,只要技术牛逼,你觉得这个项目绝对够,所以我觉得中国目前为止还是技术上很落后,就我们经历的情况,我觉得中国在这些基础底层的技术领域,就说你做公链也好,我不是贬低中国的一些自己的公链。你怎么做也比不过VITALIK,就是这样的一种模式,我觉得这样的差距是文化的差距,时代的差距可能差二十年到三十年或者甚至五十年。特别在金融属性的东西上,不管说技术,从业务层面,差很多年,我在加拿大做金融的时候,我们就比如说做金融衍生品,有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的金融产品在中国是没见过的。这种你怎么可能去跟着人家比,你随便翻新一种金融的玩法,你都被轻松的割韭菜,就这么回事。

【时点对话·第四问】
时艳强:覃老师是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核聚链的联合创始人,能否在这里为大家介绍下核聚链项目,目前进展如何?您也是大数据技术专家,那么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区块链是如何结合的?它们又都有着哪些关系?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四问谢谢主持人给我一个机会介绍,我正在中国从事的核聚链。首先,核聚链是我的一个情怀,因为我这么多年的技术沉淀和积累,在纯技术圈子、IT圈、银行,到保险以后再到大数据,当年我也学习过一些人工智能的东西,因为我做过一些游戏。核聚链是怎么来的?大家都知道我做分叉币不成功,因为不会做市场,币圈也混的一塌糊涂。我就觉得中国讲的是技术,而我本身也是做技术的。什么是未来?什么是区块链的未来?我当时想,第一,一定是公链。第二,一定是有很强的技术属性。

我在加拿大的时候我就找了几个人,2017年八月我跟中国的一个MIT博士,当时他是早期做路由器、交换机、还有网络通讯等通讯设备的MIT的博士。大哥赵华国,当时他在做I-C-O,当时他自己的公司也要上市,他愿意把这家公司上市的东西拿过来,他说要早做一个时代,他也是双子座的,在时代感知之后,做敢为人先的事。他愿意把自己很成功的事业拿出来去做一个很伟大的事业,让自己的孩子觉得很自豪的事。当时,八月份我的I-C-O风险在9月4号以后就停掉了,但这个并没有发出来,没有辞职也承诺帮他的一些东西没办好。我回到加拿大,自己成立了一个交易所,因为我觉得交易所是未来。在加拿大我什么都可以做,所以做了一个交易所,交易所毕竟还是要最优质的项目,由交易所坐在那就可以运营起来了。早期我也参加过币为,和币为合作过,后来我自己做了一个交易所,最终我觉得还是需要和一个时代结合起来。未来除了区块链外,它最结合最紧密的东西是什么?我本身是大数据过来的,大数据已经在中国的做得很成熟了。里面有几个突破点,用物联网的模式,意思就是数据上链之后别人是不可篡改。可是你上链之前和下链之后需要用物联网络模式,让数据在产生的时候可信。数据在产生的时候可信现在在物联网这个领域能够解决,数据通过设备来产生,即多传感器来产生。产生之后形成资产。这样解决了数字资产的第一公里。形成数字资产以后它要到现实社会中去承兑使用,这样又解决了数字资产的最后一公里。物联网的模式在未来谁去做这个事?在这些数字资产的过程中我提出了POC,里面大数据是天然的。在数据平台上未来的资产都是数据,有可能是现在这个链,有可能是Gragh,有可能是DAG,或者是一种新型,动态的数据结构,即根据你的链,我动态的调整数据结构,这是我在核聚链里提到的。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防止网络攻击?这就需要一个有效的data。POC是一个全新的共识机制,我们不但只需要它的概念,知道怎么去描述,怎么去做它。共识机制需要你的data是有效的,由什么来判断呢?以前像我们在做金融的时候,做大数据的时候,有一个法值、有一个信用评级等模式。这些东西我们认为未来通过继续学习也好或者通过大数据也好,它是一个AI的引擎。就像我朋友陈子奇,他们做了一个Cortex,通过大数据形式做一个区块链,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未来是Cortex的核心。
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完美结合起来的东西就是我们看到的未来,在核聚链里面除了提供一个POC外,在POC上我们还提出了一个新型的区块链通讯协议,类似于原来数据库通讯协议。数据库从节点A到节点B之间怎么保证数据传输的data integrity,怎么保证数据的一致性?存钱的时候不能只存一半,在区块链里面也是一样的,在这个领域,我们就提出了一个新的区块链网络通讯协议,我们也打算在这里面做。意思是区块链的一个节点传输到另一个节点传的是binary。0101的怎么读得懂这些0101的东西?以后需要定个协议,机器A需要告诉机器B,前面一百二十八个字节是什么,后面二百五十六个字节是什么,大概有多长的数据要传,接收没接收,是不是安全的,经过校验没有,有没有算出来,有没有形成共识,这样东西都我们做了一个BNP。第二,就是两大核心技术POC和BNP。第三个核心技术就是我们借鉴的POS,但是也不完全是,因为我们都觉得在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区块链的操作系统,这个是我觉得有必要的。
我觉得POS这个概念非常好,因为我原来在Built firefox。安卓还没出来的时候,也做了一个firefoxOS,但并不成功。在未来brockchain里有一个操作系统,去管理人们的资产,去管理人们的通讯,去管理所有的数据结构,所以会有Blockchain Operation System BOS,另外我的核聚链可以做云挖矿。协议出来以后,我挖矿的机子可以通过云挖矿的形式来手机挖矿、传感器挖矿。通过运动手环挖矿,已经很成功了。同样的道理,我们在物联网时代。这些所有的机器、设备、传感器都可以拿挖矿,我们的智能家居都可以是未来一种矿机。POC里面有几个加权,有效数据、存储、各种各用的factors,包括POC的一套算法。这样就是云挖矿的一种模式。我们核聚链很快就会推出区块链手机,你拿着我的手机就能挖矿,就会得到我的token或者我的币,就可以参与到价值网络的构建里。后期,我们还会有区块链的路由器、区块链的智能家居。
区块链就是人工智能,本来刚才说只是应用类。区块链怎么在人工智能内做个突破呢?讲一下我个人的观点。未来我们的世界会变,区块链是一个可信的社会,通过节点之间建立信任机器,通过记账的形式。假设我们现在人工智能都是单机人工智能,我们这边跟AlphaGo下棋,把AlphaGo当成一个人可是机器要形成集群的时候就很难形成集体智慧。在IBM的时候我搭过一百二十八个物理的机器,搭成一个cluster集群。用集群的形式去实现一台机器超过人类,这样已经可以做得到了。如果一百二十八个机器不是按照集群的模式拷贝一个备份的数据,每一台机器都是独立的去思考的时候。那这一百台机器要去跟一个现在像我这样的初段围棋的水平下围棋,他们自己平时要达成协议共识再下来跟我下棋的时候,一百机器可能就是一百个AlphaGo,也不一定下的过我,因为AlphaGo单点不同。机器一百台机器形成的集体的智慧,我认为区块链通过让一百台机器来形成共识的这样种未来。我在多伦多里面有八个群,都是五百人满的。我们在里面都谈论技术。有一天我谈论什么是区块链?因为我除了写白话以外还有很多东西。我在讲什么是区块链的时候举例,斯瓦辛格演的魔鬼终结者里,枪打到机器人的脸上,金属打了个疮以后,金属又恢复回来,这种模式我们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们在构建一个这种场景的时候,区块链可以来实现这样的功能。例如把人脸的肌肉分成一千块,一千个节点,每个节点拼成这样的一个肉。一千个节就是一千个账本,把肌肉看成账本,可是他肌肉通过无线通讯或者他跟区块链还有十几个节点或者一百上成千上万个节点。
同时在为这个机器人的脸部记账的时候,斯瓦辛格把机器人的脸打出一个洞,那么这个账本就损坏了。虽然账本损坏,但因网络空间中账本总是在广播,脸上面的某个细胞或者某个分子损坏,跟账本上其它的东西是不一致的。别人说账本有问题坏了,通过通信技术能把这个账本修复。因为我们知道区块链里面有个像拜占庭将军,是个计算机容错算法,当某个东西坏了,大家形成共识的时候就会把坏的用好的来取代。通过这样的共享账本技术,机器人脸部的肌肉通过区块链的模式可以把它恢复回来,那这样不就是一种人工智能吗?我讲的就是很浅显的易懂的未来区块链的一个模式,我认为这种模式是可以在人工智能领域被改变的。

【时点对话·第五问】
时艳强:覃老师曾说不要用纯IT角度看区块链,老师可否说明一下,纯IT的角度是如何看待区块链的?应该如何跳出这个维度来看?有些人对于区块链的中心化或去中心化的平衡性表示疑惑,因为目前业态过于早期,并没有充分的验证,覃老师您是如何看待区块链的这个平衡性的?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五问。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首先,因为我是一个纯IT的人,我一直从IT的角度来看区块链。但是因为我在金融机构待了很多年,虽然我是IT的角度,可是我看的都是钱。因为这是独特的一个经历,让我造成了一个代码就是多少钱的观念,数字也都是钱。所以在看区块链的时候,每一条链本质上都是资产。社交链,沉淀着你所有社交的资产。如果你是比特币,你比特币的资产都沉淀在这个链上,像EOS,人们社区的冲提,人们不断地训练它,跟实际产业去对标,人们把资产放在这条链上,别的不是链我不知道怎么承载。所以当我从IT的角度来看待区块链的时候我看到的都是钱,都是资产,哪怕你放一些跟钱没有关系的。比方,我刚刚说的那个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数字资产了,所以未来的区块链在我看来都是数字资产的链,所有的链都在承载着数字资产,这是毋庸置疑的。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意义是很有意思的,因为我在很多讲座包括我的书中也讲到了,区块链中我的资产怎么存是很有意思的,现在我们的钱都存在银行的中央式计算机当中,是一个中央的cs模式。比如说张三有一百万,从银行的柜台到中央计算机,最后回到数据库当中,是张三有一百万这一行数字决定的。
现在张三有一百万这行数字被放在区块链上,全名共识,全民都可以访问,但是无法篡改的模式,这样张三拥有一百万的事情就从银行的计算机中被释放到大街上去了。任何一个人从手机或者电脑上下载一个APP都可以看到张三有一百。我们首先讲资产的location,资产的物理存储方式和位置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使你不得不去适应。现有的社会和传统不得不去适应这样一种变化,我们的资产不再存到银库当中而是撒到大街上,大妈扫地都会拿得到你的资产,但是她却无法使用,因为她没有密钥,这种模式就是你可以校验这个东西的归属,但是你却无法使用的一种模式。
在我看来区块链有很多坑,我曾经说过不能用纯IT的角度来看和做区块链项目,那属于买椟还珠。你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做把区块链性能翻一倍的事情总不会有错,一上来就让你去攀登世界高科技的高峰。可是有多少个人能够像我们这种去做底层公链的人去研究它的性能翻倍。有很多人单把区块链当做IT来做,这是很大的误区。很多人一上来就是不能碰壁,不能碰资产。可是这不就是资产吗?属于掩耳盗铃。我想起了少年时代的成语,现在在区块链领域都用得上,比如有些人在区块链领域掩耳盗铃,有些人是鸵鸟心态,有些人是刻舟求剑,还有一些人是买椟还珠,这么好的东西,自己都可以做一条区块链,但是他们却在想着攀登科技高峰。应该先将资产落地,先将钱拿到手,给一些有意义的人,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然后再攀登科技高峰,再回来做IT。然后,就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一个矛盾,这是一个矛盾体。我在很多峰会上也讲过,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很多人是人为的,妖魔化的将它们对立了起来,我觉得这很不科学也是很不负责任的。首先,有一些人说账本只有一个,永远只有一个中心。这不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问题,而是中心化,这是一个认知上的错误。我们现在看到的比特币和以太币都具有一种去中心化的属性。去中心化不是将老大干掉,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不能过度的解读去中心化,所有的去中心化都有足够的分布式而且是随机的。它之所以要这样是防止别人的恶意篡改,防止一个东西被恶意攻击。它是一个系统的,天然的东西,去中心化会失掉一些性能上的东西,这样有些人会说丢失性能进行高频的交易就不能用区块链,这样说是没错的。但是高频的交易就应该用高频的方法来完成它,中心化的模式可以做得到。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过去中心化和中心化是对立的,不能融合的,我们可以用混合制的形式需要建立可信的地方。
我们假设一个银行,早期每个人都拿百万级的db2 或Oracle没问题的。成了资产的时候,你上一条链也没有影响,两个东西不一定是完全同步的,可以做异步的通讯。所以系统都必须是一百万个人等着的事,一百万人都等着他有一百万元等着用场景,不同的应用场景用不同的事,所以很多人人为的把去中心化中心化对立起来。在核聚链里的时候,我做很多图片的应用文案的时候,我不看别人的方案。我觉得看来看去也都是出来copy出来的,我看我自己做的方案就是这样。首先,类似原来中性化的模式,大数据的模式来做的一个中心化的模式。可是在你需要去中心化的地方给他我去中心化,通过一个共享账本,通过一个链。需要建立可信的地方去做就可以。比如,资产上链,平时还可以一百万秒级毫秒级的资产上链,买房产也一样,交割到你手上还有几天之后。股票交易也一样,交割的时候也不是毫秒级的交割。虽然我不会炒股我不懂,但是它一定有个延迟,有些人还在两三天之后才交割。你要做system,像我们在区块链领域里奖励你的资产。最终你的资产要落袋,最终你的资产要落在链上。数据的一致性和资产的一致性也要保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核聚链里提供的三个理念:第一,VDL。第二,VQL。第三,VTL。通过编程的形式,让人们操作它的价值,形成价值网络。区块链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建立价值网络。区块链没有价值网络的建立,那是不通的,不能形成的,不落不了地的。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价值网络构建自己的价值网络。
大家不要人为的把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对立起来。另外,完全去中心化是一个什么情况?完全去中心化的过程也是共识机制达到统一的过程。统一在哪?共识机制达到统一,中心化在共识机制,拿着共识机制的人hold住共识机制的人就是中心化,所以这个是矛盾的对立体。先去中心化再形成中心化中心化,形成共识的中心,是个大同社会的大同的过程。所以大家把去中心化和中心化对立起来是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说法。

【时点对话·第六问】
时艳强:最近EOS主网即将上线,昨天V神也出现在北京的以太坊技术及应用大会的现场进行以太坊的布道,两种币值也相应大涨,V神本次会议提出的“Casper与分片技术”可以解决以太坊的哪些问题?以太坊这次改进后这两条公链有哪些不同?您是如何看待这两条目前最主要的公链之争的?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六问。我今天也讲一下以太坊,,我知道V神这两天到北京来。因为我在上海,所以我没有机会去见他,他经常在我多伦多的群里面参加一些区块链讨论,还有几个硅谷的朋友还有包括北京的朋友。大家在一起讨论这些底层的技术,所以稍微有点了解,但是我可能了解不是很深,这是我自己的个人的看法跟大家一起分享。

首先,EOS伟大的地方在于提出了pos、dpos。早期组织dao资产被盗的时候,包括国内的几个推动者,原来上交易所的CTO,一个对POS最早的倡导者。POS的意思是原来有一千个节点来做共识,现在我选择性有一个算法来做,也是往前走了一步。这不再是赤裸裸的一人一票制,通过运用算法。所谓的算法,通过可以控制。我觉得可能是一种未来,但是最简单粗暴的就是一人一票,一人一票就是绝对算例。现在比特大陆和矿工越来越集中,推动芯片的发展,让芯片越做越好,让大家挖矿越来越快。几乎别人都没有机会,基本上就形成了算链的集中,但链的安全性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无论如何一人一票,这个pow还是最早期的一种模式。EOS之所以能够成长起来,我觉得还是因为POS。现在我觉得他可能有点抓狂。V神没有做过企业级的应用,就像data sharding模式不可以解决性能问题吗?data sharding最早是从数据库技术来的。所谓的data sharding,即在数据库领域就是share nothing 模式。通过数据,cpu、gpu、memery都是独立的,要把data分在机器里面算,算完之后做agreegation,这相当于分段提交。最早的db2应该是在v97完成了dpf,说白了就是对dp2做part petition,当时我们就做了data sharding。它是很成功的一个大型的解决海量数据问题,因为当时在数据库。
比如工行有十个亿的人的数据或者是两个亿人的数据,我怎么存呢?两个亿的字节,一定要拆开做,大家都认为data sharding是解决性能问题的最好的良方。因为中国做数据库技术底层都不多,懂的人也都在我那个圈子,但是他们都被当初的大数据场景给圈住了,很多人都出不来,区块链可能过一段时间会出来一些。觉得data sharding能够完全解决性能问题,我们在数据库领域找过了,虽然早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性能问题,但它不是最终解决方案,这是关于datasharding我给大家讲的一个纠正的一个东西。第二,我们知道pow模式,我自己也问了V神几个问题。走了datasharding以后,既然follow BM,BM能够成功炒作概念把你往上pos坑里面带,那你真的就走吗?他自己做起来时候发现一些问题,所以他就搞了一些中间的情况往pos走的时候不至于走得太彻底,这个东西提高了他的技术难度。所以在这个领域,bm棋高一筹,V神相对嫩了一点,只是因为简单的datasharidng、闪电技术等提高。我觉得他被这些年长的人,稍微可能有点忽悠的成分,他本人对那企业级的应用了解不多。
正是说明了给企业级应用是传统的企业级高性能计算机的人做分布式计算的人,在区块链市场留下无限的空间,所以区块链的技术才刚刚开始,真正的技术大咖们还没有入场。像我这种对数据库了解的还不算是很牛的人。像IBM、Oracle、硅谷,包括华为,还有微软一堆这样的人。提出的分片技术,data sharding的模式,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性能问题,这样是没有错的。但是这样子解决导致两个人都有风险,因为EOS牛吹的太大了,一上来tps马上没达到,踩到几百个。EOS的问题是最终把它所有的数据沉淀到chainbase。以太坊不一样,它的币沉淀在key value。key value是相对成熟的。可是chainbase想做big data,chaindb是一个很糟糕的noSQL引擎。chainbase有可能会数据丢失,有可能不能形成数据一致性。这也就是EOS有巨大漏洞的地方。从chainbase里面去找它的bug,就可以找出一堆EOS的bug出来。在chain db里存的东西最终落到磁盘,如果落到磁盘失败,那你资产就都没了。通过这样的漏洞,它返回一个错误的信息,你从中间截取它,把资产拿走。
所以我也不知道360最近爆的EOS是什么,因为我没有去很认真的研究他们的代码。我觉得EOS的bug太多了。EOS本身有问题,所以大家都在往前走的时候,我们再看一看还有什么更好的一种模式。目前这两个东西都是现在是最好看的东西,就像大家都看武侠小说里江湖对决这样的模式。但是未来如何,我还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这两条攻略各有好处,但我本人对EOS长远持否定态度,对ath长远持肯定态度。我自己存了一点EOS,因为早期我拿了EOS的I-C-O,虽然币被退回来了,但是我自己留了EOS。很多人在问我EOS大概到什么时候,我觉得EOS还要涨一段时间。不断的被爆,爆了又低下来,跌得体无完肤的时候,资产不会消失,一定有一定形式存在。在那个时候才是EOS的原点,也在那个时候开启EOS的未来,可能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分叉EOS。现在我对于以太坊模式,我想留住pow,我不管未来如何,pow还是经典的。因为早期的Ethereum classical,etc是因为dao被盗,分叉出来了。现在是以太坊的重大转折期,从pow向pos转移的过程,我觉得有必要留一个pow。团队在中国也好,或者是在哪也好,可能做一个以太坊的分叉,因为想留住这样一个很宝贵的东西。POW在没有走向POS之前是一个经典,我认为应该留下来。留下来做什么呢?我留下来做到2.0,我已经注册了一个名叫dlo2.org。我认为传统经典的以太坊还是可以回到我们乌托邦时代的模式。因为我做核聚链,在做分叉,我的团队还有我在交易所的团队分布在多伦多、硅谷、北京、上海、深圳,我的团队基本上就是我的一个分享组织。大家知道我的人也很明白,我是天马行空的,找也找不到我,我可能就在某个地方在实现我的梦想。

【时点对话·第七问】
时艳强:有些国家他们在国际上的经济地位并不高,所以对区块链和I-C-O都很开放,这些国家是否能掌握更多的战略主动权,都会受哪些因素影响?最近王彬生教授认为I-C-O无论在哪合法化是很难的事,因为这是一个没有税收的领域,也就不属于国家的保护范围,但违法仍然会按违法处置,您认为I-C-O有哪些监管难题?其实也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区块链淡化国界的问题,您是如何理解的?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第七问。我觉得布洛克很有意思,敢挑战一些敏感的话题。也不一定因为我是外籍身份,我就敢于谈I-C-O,这个问题从9月4号以来都不能在公开场合提。但是这几天在杭州桂阳,因为我自己也在贵阳参加峰会,我是区块链金融峰会的高峰论坛会,没有参加上电视的,我是有警惕性的没有去参加那个,否则成为众矢之的。我觉得I-C-O没有错,大家也都知道I-C-O,区块链最震撼的事情就是让所有人都获得矿,大家无所不用其极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把矿送到全民的手中,分散到人类社会中,这是一场运动。很多人阻止大家获得矿。老实说这个东西真的很有意思的。I-C-O通过区块链技术,链上有union token system。我token全是零。大家一定不要被蒙骗了,现在都说禁止发币的,比特币是最大的骗局,比特币就是最大的空气币,早期比特币就是从空气币来的。所有的目前为止,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空气币,都需要人们去不断的拿价值来给他对接,它才有价值。上链或者拿价值来给他兑换它才有价值,没有兑换的过程都是空气,所以没有厚此薄彼的。它毕竟是空气币,EOS是空气币,我那个不是空气币,没有一个东西不是。哪怕你对标香蕉,对标香蕉之前也是空气币,从法律的手段承兑你的价值的时候才不是空气币,哪怕你是utility的token也是空气币。任何东西都数据,所以很多东西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但是这个跟法律无关,我讲的是一个技术上的东西,既然在某个国家的法律上认定他是非法,他就一定是非法,跟技术没有关系,这点大家一定知道很多像美国、中国包括新加坡,ICO都是严格禁止的。在新加坡ICO是有很多条件的。
I-C-O在有些国家是允许的,到目前为止在加拿大就是可以的。基本上就是你到什么时间点去做什么合规的事。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王老师去了多伦多,我在中国,刚好和王老师交叉错过,办的峰会我也没能场捧场。但王老师说的I-C-O在每个国家都几乎是很难的事,我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我认为现在模式的I-C-O会在改变,IMO分叉是可以拿到代币的。IMO通过把硬件拿给别人的代币都是可能的,这种模式、这种潮流都会变。我觉得I-C-O并不困难,在未来的汇总一种形式,大家都要去监管IPO,它有个合情合法合理的过程。不一定要叫I-C-O,它叫IPO2不可以吗?名字可以改变的,我个人是这么看的,未来做I-C-O还是有可能的。
还有一点的,就是所谓的I-C-O不能收税的问题,我觉得也不是大问题。比如我前段时间我就做过的智能合约。在加拿大本来如果不做核聚链,回加拿大我就政府做一个专门收税的智能合约。税不就是一个逻辑吗?能够写成逻辑的东西都可以做成这种合约,我可以在比特币上写,我可以在以太坊上写,我可以帮它写成自动执行在收税。写一个收税打上加拿大政府的匙钥。任何一个人拿加拿大政府的匙钥来签名,任何一个人用加拿大某个国家政府的匙钥签了名的税收的引擎,或者智能合约的区块链,都是属于这个国家的区块链的主权管辖范围。你任何一笔交易账款只要你链上流通,我就按这个国家的税法来给你进行收税。逃税每个国家都会有,这属于税法的管理范畴,跟区块链没有关系。你涉及到的,比如现在有很多区块链欺诈,那是欺诈的区块链法律在解决。目前为止没有区块链进行立法。我本身不是法律专家,大家在做每一步的时候也要去咨询一些律师。在中国我觉得有很多很好的律师。在法律界,比如人大法学院的杨东老师,还有大成律师所的肖飒,这些都是在法律界在区块链领域很有威望的一些人。他们所在这个领域在目前的法律界也已经形成一个很热的一个潮流,我希望大家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要跟律师接触的紧密一点。
互联网可能有国界,但是区块链没有国界,这点很重要在互联网时代,在链上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止的,我希望监管部门真的能认识到这一点。曾经有政府关系的人来找过我,他问我区块链能不能想想政府怎么做监管?用区块链做金融监管的方案我也做过,包括一些很大体量的,建设金融我都做过。但是最主要的区块链做监管是可以的。首先,要了解区块链。区块链怎么去监管,会出现的风险是什么?他所做的每一件事的具体细节你都要知道。哪一步到什么时间、会出现什么事情、项目方会不会跑路等。有没人做市场操纵?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区块链来解决的。所以先了解区块链,之后再用区块链监管是可以的另外一点,比如我曾经出过一个主意。每个国家通过GPS通过北斗是可以定位一个资产的物理位置的,经度、纬度、高度我们是可以定的。通过这样资产就有国界了,这都是一种尝试。比如强行的做一个链,这个链就是location base的,在链上就跑起来了,计时系统就做起来了。原来我们做过计时的系统进入中心化的系统,它从那里导出来,认识它的经度纬度以后,再把地理信息或者是它的建筑物信息空间信息拿出来画。
我们看那个POC一样的模式,那我们是可以做得到那种location base是可以做得到的,这些都是为监管提供无限的空间。还有一点,就是身份。我们也可以做区块链身份的问题,不解决身份问题就无从监管。当年区块链的身份认证在国外也走了很多坑。2014,2015年区块链刚开始出来的时候,在国外大型的金融机构,他们首先海量的专利技术都在数字身份证上。可是现在人类社会是变化的,你有矛就有盾,人可以通过一种模式。就像我一个朋友最近在做一个去中心化的即时通软件。你拿什么来做?做一个密钥的ID,叫Toxid即为Tor Protocol,中文为暗网。暗网的ID是有的,暗网的那个协议可以拿来做通讯,你可以拿来做自己的身份,这种模式是有的,所以说我说这个技术的世界是无穷尽的。这个东西大家刚刚开始进入要好很多,因为我做了很多年了,刚刚开始入场的人,做任何事情,首先你要心地要善良。第二,你不要去做害人的事。如果你要去做那些危险的事儿,你就要跑的快一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时点对话·传承问】
时艳强:覃老师作为一个资深的区块链布道者,应该接触过很多圈内人士,其中是否有你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为什么?【布洛克财经】目前覆盖11个国家100个城市1000个社群节点用户30万,希望通过【时点对话】邀请更多的大咖来社群分享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以推动整个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如果覃老师引荐两位嘉宾,您会引荐谁来做客【布洛克财经】进行分享?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传承问。作为业界三圈的从业者,我觉得在整个过程当中,我受到影响最深的应该是加拿大的王勇老师。王老师从西安交大毕业以后来加拿大研究金融和数学,后来去了加拿大皇家银行。我入行时也受到他的影响,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他的学生,加拿大早期成立一个加中金融协会,王老师也在里面。在多伦多一个社区NHC,这个专业社区王老师也是创始人,通过免费提供职业咨询、培训,从学校走入职场提供一些专业的咨询,我本人一开始也是在多伦多做免费的培训。在海外华人圈子里面,像王老师还有原来一些多大的教授,还有银行里面好多的大哥们,包括加拿大退休金投资委员会的大哥沈建明等,他们是华人金融圈里面佼佼者,我本人是非常的佩服,他们的人品和专业精神都深深的打动了我。我在多伦多从IBM出来,到农业银行还有保险公司,很多人过来找到我,我都免费给大家培训或者是帮他们找工作。

到目前为止好像找到我的人没有不在银行工作的,有几个人因为他们中间自动选择放弃加拿大回到中国,大部分人都有工作,我给大家找工作的条件就是你还在职,我们就一起AA制,那你没有工作,你是学生我请你喝咖啡。我请你吃顿午饭以后,再告诉你怎么推荐到这个你的工作当中,不管是IT的还是金融的。今天我们在多伦多行形成庞大的社区,大家都很关照。为什么我推荐王勇老师,他是最早学金融的人,翻译了一本多伦多大学教授期货的教科书。我早期得到启蒙的区块链的书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关于加密数字货币技术的书,王老师也做了翻译,他最早期中国的区块链技术的布道者,他的成功的把世界上最先进的区块链的技术带过来。但是我本人我只看英文的,因为中文翻译过来,或多或少都会有点歧义,但是王老师的翻译技术已经是最好的,所以我强烈推荐的王勇老师,王勇老师作为中国金融届的千人计划引进回中国的。
第二个人周沙也是在我圈子里面,我觉得真正懂区块链人不多,大家也都知道是井底望天。他在我的群里面,我们也没见过面,但我们经常在线上交流。他知道什么是分布式计算,他知道怎么去做高性能计算。他本人也很低调,他是以纯技术立链,在很合适的时间做了很合适的事。一路走来,我觉得井大还是真正做实事的人,而且他早年就一直在各种各样的布局。在我的领域当中。这几个人是在真正做事儿的人。


【时点对话•提问一】
时艳强:您好,覃教授,您投资时一般只会投您看得懂的吗?很多90后并没有前期积累的经验,但还是投入了区块链创业大潮中,您是如何看待的?您对90后们有哪些建议?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提问一。对于90后我是这么看的,因为在我身边有很多人追随我,大部分是90后。我从加拿大回到中国来创业的时候,有六个人从加拿大多伦多跟我回来,现在在多伦多还有一群的人跟着我,等着我带着大家一起改变世界。对90后的建议,不一定都是你要看得懂的。在这个大时代面前选择比能力更重要。我经常觉得如果当你回到1918年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在北伐的时候,你不要去研究怎么做菜做成全球第一,你也不要去研究种庄稼亩产万斤。那个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砸锅卖铁赤脚跑到广州去,在黄埔军校门口等着参军,成为中国的下一代的将军,这个时候选择比这个能力更重要,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我给大家分享一些东西,我在IBM时培养了leadership,对一些问题有自己的看法、远见,你有的这些远见,你不是去马上就去做这个事,而且你要把这些远见带动你身边的人,让你身边的跟你有缘的人也拥有同样远见,让大家一起去奋斗努力。但是社会当中人是千差万别的,有些人只有这样的远见,他会赶紧去做,就像我培养的小武,他们都是这样的人。但是有些人认为自己什么也不是,我觉得这也没问题,当你没有这样的能力的时候,你去看谁在leader,那就做一个follower,这个好的follower也leadership的一个表现。同样的道理,在今天这个大时代面前,当你觉得你看到一些你认为是有真知灼见的人的时候,当你觉得你不能去lead的时候,你就follow,共同成就一番事业,这是我对90后的一些寄语。因为在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90后,他们通过投资区块链已经获得巨大的财富和成功,很多人都身价上十几亿。

【时点对话•提问二】
时艳强:您好,目前都是中心化的交易所和钱包,也可能更符合当下,那么去中心化的交易所、钱包您觉得什么时候会出现?哪个使用区块链技术的行业会在下一波爆发?
覃文延:回答布洛克财经【时点对话】提问二。去中心化的钱包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在什么情况下产生?首先,到目前为止中国比特币交易所和钱包里人大部分不懂区块链,他们没有能力去做区块链,也没有能力去做一个公链,他们的资产也没有上链,他们的资产没有拿比特币或者以太坊去管理。比如火币也好,它自己也没有在资产做一个链。因为币安曾经资产被盗,被黑客的时候黑的时候,有哪个平台币做公链?只有平台币做成公链,才会成为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走出重要一步。我个人认为币圈人要学一学区块链,首先可能在钱包上,我认为这两年三年就可以出来了,包括我自己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和尝试。
到目前为止,我看好几个领域,一个是拿区块链来做资产交易钱包、交易所。所有资产得上链,上链了才是一个节点。比特币的全节点钱包,必须全节点去做去中心化的,因为有一个交易撮合引擎做上去。这个承兑或者有没有回滚,我不知道,这个大家还在探讨。我曾经给出一个交易所的技术设计构架图,最终第一步要实现交易所和钱包的资产上链,而且这条链必须是公链,我是这样子看的。下一步区块链的爆发一定是钱包和交易所。我讲的就是可能社交,包括像去中心化的微信这样的模式,有在做区块链的团队,包括我认识的很多人,有的做教育、娱乐、金融、银行、保险,全部都是热点,我跟大家说你属什么就做什么,你属什么那个就是你的热点。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Hi,Tokens  |网站地图 | Swtc行情

GMT+8, 2018-11-18 16:18 , Processed in 0.320677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